校史故事

現在位置:政大校史/校史故事

政大校史校訓、校徽、校旗、校歌

一、校內公車

校園裡出現公車,那是怎樣的情景?隨著山上校區的完工,男生宿舍遷往山上,因此山上、山下校區間的聯繫成為一大課題。校內公車自民國75年12月1日起行駛,以大型藍白塗裝遊覽車繞行校園,供教職員工搭乘。校內公車以社資中心為起點,沿途經莊敬女宿、行政大樓、百年樓、藝文中心,終點是自強男宿。上車時每位乘客須投車資一元,俗稱「一元公車」,尖峰時間往往一位難求。

93年7月進行校園景觀改善工程,連帶影響路線,校內公車起點改到行政大樓,因一般公車或小巴士機動性高且載客量多,經總務處調查後,94年2月改由欣欣客運經營的粉紅車身小巴士上路。小巴士分成兩線,一線為「行政大樓-蔣公銅像」,另一線為「行政大樓─自強宿舍」,營運時間從上午七點半至夜間十一點,例假日停駛,司機的服務態度謙和有禮,頗受學生好評。

校內公車至今已有20多年歷史,從遊覽車到小巴士,軟硬體設備及服務均與時俱進,也成師生們共同的校園回憶。

二、天興福米店

本校在大陸時期原址為南京紅紙廊,後因抗戰爆發而西遷。民國27年7月,本校前身「中央政治學校」遷至重慶小溫泉。小溫泉為重慶南郊的風景名勝區,包括小溫泉、南溫泉與白鶴林一帶,在四面環山、中間為花溪穿越的一塊平地上,本校即位於花溪左岸與山峰之間。

當時本校有一個代號,稱為「天興福米店」,地址是「四川省巴縣南溫泉一百號」,這是為了掩護同學們與淪陷區或戰區親友通訊而定的假名。據說曾有一位學生的家長從戰區到了重慶,真的以為他兒子住在「天興福米店」,在南溫泉市區非但沒有找到,連一百號的門牌也沒瞧見,最後講明是在中央政校就讀,才順利找到他的兒子。

重慶小溫泉校區為青山碧水、修竹茂林所環繞,空氣非常清新且氣候溫和,為學子熟讀深思的好地方,有人覺得這可能是本校先後搬遷南京、重慶、臺北的三個校址中,風景最優美的校園。

三、精神堡壘

一塊飽經風霜的石碑,娓娓訴說著一段驚心動魄的歷史。民國38年,國共戰事吃緊,當時的行政院長閻錫山號召知識份子投筆從戎,沿途隨著國軍政府南遷的兩百餘名政大學生,響應加入戰鬥內閣。而後,在川西大邑包圍戰中,約五、六十名政大學生壯烈為國捐驅,為彰顯政大全體在國家危急之際表現的義勇精神,民國71年,由當時校長歐陽勛撰文記載此一歷史事蹟,並將「政大精神堡壘」石碑設置於山上校區百年樓前廣場,以紀念當年川西抗共的死難校友。

四、政大淹水記

在台復校之初,因不察地勢,學校與水患從此結下不解之緣。本校低窪地區只要遇上豪雨或颱風,必定造成嚴重災情,以民國48年畢莉颱風為例,強勁雨勢造成指南溪的水位陡升,校園洪水入侵,一樓房舍幾乎滅頂,剛建好的大操場,更是汪洋一片,「橡皮筏」成為淹水時唯一的交通工具。

民國73年6月3日,木柵地區豪雨成災,本校受災嚴重,原定舉行的畢業考也因此延期。根據當年應屆畢業校友回憶,在四維堂的考場上,她驚見班上一名僑生全身西裝畢挺前來赴考,一問之下才知該名男同學住在自強宿舍一樓(現址為今日行政大樓),為避水患只好把衣櫃裡最值錢的家當─西裝穿在身上逃命,也因此出現穿著西裝參加考試的特殊情景。

這些驚險的淹水畫面,隨著景美溪堤防及道南橋整建而逐漸消失,目前麥當勞對面的圍牆邊以及面校門口右側都有「水標」留存,「水標」即淹水時用來測量水淹多高之標的。麥當勞對面側門的水標至今保存完好,猶可見一塊金屬製的標語,而校門口處「畫」上去的水標,除了標線尚存外,色澤多已脫落殆盡,有機會路過此處的政大人,不妨尋找一下「水標」的蹤跡,或許有意想不到的收穫呢!

五、醉夢溪

位於木柵指南山麓的本校,有一條流經校園的小溪-指南溪(又稱無名溪),為景美溪的支流之一。聽過指南溪的人也許不多,但它有個響亮的別名─醉夢溪(嚴格來說是指渡賢橋與濟賢橋之間的河段)。

指南溪會被稱為醉夢溪,據說是新聞系26屆一群男學生自命風流的傑作,取「醉生夢死愛情向東流」之意,口耳相傳後名氣漸大。丘丘合唱團與娃娃金智娟曾唱紅的「長堤上的傻瓜」這首歌,歌詞中的「我在長堤上等著你,天空正好飄著毛毛雨」,描述的就是醉夢溪的景致,而歌詞創作者邱晨正是新聞系38屆的學生。

民國83年,計算機中心BBS站經使用者票選,命名為「醉夢溪畔」站(隔年因硬碟毀損而關站,之後才有資科系「貓空行館」開站),可見政大學生已把醉夢溪視為校園的一部分。直至今日,醉夢溪仍為政大校園內最具浪漫情懷且聞名校際的景觀。

六、「墓」名由來

眼尖的人也許會發現,在中正圖書館後方、越過醉夢溪的山坡上,有一座鑲嵌「忠」、「孝」二字的墓地,有人口耳相傳以為是杜母墓,然而,真正的杜母墓原位於渡賢橋左側風雨走廊的旁邊山坡地上,佔地三百餘坪,已於民國71年搬遷,杜氏後人並將校方給予的補償費517,500元全數回饋本校,設置「杜母高昌太夫人紀念獎學金」,謂為一段佳話。

如今我們看到的是張家墓,為前北市工務局長張孔容之父、張皞樂先生的墓地。為何校園內有一座私人墓地?張家墓墓碑上的鐫刻日期為民國59年,此時政大校區只包括指南路二段(當時稱為新興路)、景美溪到醉夢溪所環繞的平地地帶,後山皆非校地,直到民國60年代開始,後山陸續進行都市計畫變更用地,才劃為政大校地。因該墓地的遷移尚不具急迫性,所以保留至今。每年皆有張家後人來此掃墓,校方雖有意給予拆遷補償,但據說張氏後代子孫興旺,張家墓被視為風水寶地,無意遷移,形成張家墓與政大校園共存的情景。

七、紅紙廊

民國16年因配合國民黨訓練黨政人才的需求,本校前身「中央黨務學校」創立,最初借用東南大學為校舍,民國17年2月移至南京建鄴路紅紙廊。中日戰爭爆發後,經過訓政改組的「中央政治學校」隨中央政府西遷至重慶小溫泉,歷經一段「抗戰建國」任務期。

抗戰勝利後,改制後的國立政治大學於南京紅紙廊原址復校,正式納歸國家教育體系。無奈因國共內戰,學校被迫再度流離。歷經了杭州、廣州、重慶等地的顛沛轉進。直至民國43年,中央政府遷臺,本校始於台北木柵復校。

如今紅紙廊舊校址已成為中國大陸培養省級黨政人才的重點學校,而政大校園中仍有名為「紅紙廊」的組織存在,該組織是學生團體負責人研習會,自民國72年10月8日在桃園復興山莊創辦第一屆以來,固定在每學期初為新任學生團體責人提供研習機會,促進政大社團活動之創新與發展,也象徵傳承「紅紙廊」的奮鬥精神,在台灣落地生根、屹立不搖。

八、百變校門

本校從大陸輾轉到台灣,復校初期的校舍均呈現出簡單樸實的意象,僅有一棟平房教室,校門也只有12公尺之寬;隨著歲月增長,為了因應教師、學生需求,增建了許多現代化的校舍,碎石子鋪的泥巴地也逐漸轉為美麗的康莊大道,往日蹤跡在一次次校舍改建中消逝。

由於學校周遭環境急速發展變化,導致原有的校門入口規模無法適應環境需要,且公車停靠造成路況擁擠,此外,校門口也是師生出遊聚會的熱門集合點,在沒有足夠活動空間情況下,時常造成校門外人山人海的景象。

民國77年曾規劃在永安街22巷與木新路為預定校門,但這必須興建橫跨景美溪之22公尺橋樑,銜接至今日大勇樓與綜合院館之間的空地,因經費與相關作業困難而作罷。80年8月5日,新校門改建工程正式開始,連帶整建收發室、警衛室,將原本灰色基調的校門調整為米色,塑造線條簡潔、大方的校門;另外在舊警衛室處興建一座塔狀校名標石,上綴校徽。校門整建工程於80年底完工,81年5月17日(六十五週年校慶校友返校日)舉行啟用典禮,由張京育校長、救國團李鍾桂主任共同主持。

九、夜間部在政大

政大為了配合國家政策,曾經在各階段出現不同的附屬單位,在台復校初期短暫設置的夜間部即是如此。由於早年大專考試錄取率低、競爭激烈,在國家財政困難時,為求能以較少的經費提供較多的就學機會,本校自49學年度起奉令成立夜間部,就中文、西文、政治、會統系各增設一班,不提供學生宿舍,修業年限為5年。

民國51年1月,教育部公布「各院校夜間部改進要點」,將各院校夜間部改為大學推廣教育,本校遂於52學年度改辦新制夜間部,並增設公行與企管系,會統系亦因分設而改制。另一方面,教育部因為經費困窘,於51年曾考慮停辦本校與台大、成大的夜間部,甚至引發立法院的關切,成為當時報紙社論的論辯議題。

當時學校夜間部學生共達800多人,除公行與企管系在金華街公企中心上課外,其餘700多人均在木柵校本部上課,而交通僅賴公路局一線班車,尤其晚上十點以後,學生下課受到開車班次之時間限制,相當不便,校方於是呈請准自53學年度起停止招生。

十、政大制服

民國96年的今天,適逢政大80週年校慶,校園中處處可見學生們打扮形形色色,很難想像政大學子穿著整齊劃一大學服的情景。

民國43年來台復校時,學校規定學生在週會、軍訓護理課程及重大集會時,均須按規定穿學校制服,也鼓勵學生平日以穿著制服為原則,學生們為了通過檢查有時還會互借制服及髮夾,如著便服則嚴禁奇裝異服,服裝儀容檢查頻繁且嚴格,時常於週會、軍訓等集合時間集體檢查,凡服裝不合規定或頭髮過長之學生,除勸導改正外,同時將姓名系級刊登在訓導週報加強輔導。另有重要集會的秩序競賽,學生們也要參加早操,各種集合均以號音為準,聽到號音時跑步到指定地點迅速排成指定隊形,足見早年嚴謹有序的校風。

民國80年後,社會風氣漸漸開放,自由意識抬頭,學校給予學生相當的自治能力,制服及髮禁已走漸漸入歷史。現在校園裡,反而時常見到社團或校友會所舉辦的「制服日」,穿上高中制服的同學們,反而成為校園中一股懷舊潮流。

十一、大會考

「大會考」簡而言之即「集中考試」。政大在民國50年左右,學生所修習的課程,須通過平時測驗、期中及學期考試,平時測驗及期中考試皆由任課老師隨堂舉行,學期考試則於學期結束前,由教務處在四維堂統一舉行大會考。試務工作人員須於考前入闈,相當的慎重,效果深受好評。

根據老校友回憶過去參與大會考的場景,因為是集中考試,所以四維堂人潮洶湧、摩肩擦踵,常可見學生在四維堂附近隨處站著看書、排隊等待進入考場、及急著尋找座位的情形,甚至還有睡過頭的糊塗蟲滿頭大汗的慌張跑入,相較於一般的隨堂考試,大會考充斥著一股盛重且緊張的氣氛。

隨後期中考試也改為「大會考」的形式舉行,但漸漸發現舉行期中、學期考試時,負責監試的行政人員由於無法解答問題,往往與學生產生摩擦,監考意願普遍不高,且集中考試的秩序有待加強,另出現有老師決定不考期中考試,卻未向教務處申報,但教務處已將監試人員及考試時間地點排入行程,造成教育行政資源的過度浪費之情形。

民國80年時遂將期中考試改回隨堂考試,但期末考試仍採大會考。現今幾乎所有考試都採隨堂舉行,偶而有些老師仍會借用四維堂作為考試地點,已不復見當年大會考的影子了!

十二、言論廣場的出現 見證民國70年代學運

民國75-76年,政大出現鼓吹校園民主的地下刊物《野火》,一般認為《野火》是《政大青年》停社後的化身。根據鄧丕雲《80年代台灣學生運動史》(前衛出版社,民國82年出版)的記載,受到《野火》啟蒙的學生代聯會由國父思想社成員主導,繼續推動校園啟蒙與制度改革、乃至於積極參與校際活動(如:關於大學法座談會),其中一項繼承《野火》而來的訴求便是建議設置「言論廣場」。

當時校方接受此建議,通過代聯會提出的「政大學生言論廣場管理規則」草案,成為自台大於76年5月設立言論廣場後,第二個設置的學校,並於76年10月20日啟用,因為新聞媒體的報導與各學運團體贈送的花籃,是所有學校中最為風光且引起眾人注目。

言論廣場分為兩部分,其一是位於第一餐廳水塔旁空台的「自由廣場」,每天中午十二點至下午兩點,同學可在此地自由演講;另一設在學生活動中心風雨走廊的「政大論壇」,供同學自由張貼海報。

言論廣場出現的議題多元,關懷焦點涉及自身權益、憲政改革、環境保護、學術自主…等,以文字、論述為弱勢群體發聲,也代表著學生對所處環境觀察細微,更勇於付諸行動、追求自身權益。

十三、你不可不知的政大BBS站

根據《自強報》的記載,83年3月「政大計中BBS測試站」成立,當年9月正式以「政大計中」為名開放,並於84年2月經使用者票選,重新命名為「醉夢溪畔」。

隨著校園公共事務相關討論區的設立,發生數起事件,包括:有學生以BBS號召動員汽車包圍行政大樓,鳴按喇叭抗議校務會議「限制學生汽車只能由後門出入」決議,以及在BBS張貼文章批評行政單位或師長;因此計中兩度關閉talk功能,並要求使用者重新身份確認,最後有意停止BBS的管理責任。不料於84年6月端午節停電後,計中公告BBS主機在重新開機時硬碟毀損,所有資料全部流失,導致「醉夢溪畔」倒站。

大約此時前後,校內亦有其他各自發展的小型BBS站,如新聞系「Power」、應數系「尋夢長堤」、男研舍「發呆天地」等,另一方面,原來「醉夢溪畔」的站長、版主等人以自行成立的「網路推廣社」,推動全校性BBS站的復站,但實際上之後復站僅為網推社預備站之用,因為84年9月成立的資科系「貓空行館」上線人數日增,在政大所有BBS站中使用最為頻繁,後來與學務處接洽,從系站升為全校性代表站並延續至今。

十四、政大「國藥研究室」

為創造臺灣知識產業合作最大效能,本校於95年與臺北市立聯合醫院、國立陽明大學簽定學術合作合約,仿效美國哈佛大學與周邊教學醫院之"Partners HealthCare system"整合,結合人文科學、醫療服務及醫學研究的資源,藉以逐步達成建立臺灣哈佛群醫照顧系統的願景。

在政大校史中,曾有過一段從事醫學研究的歷史。民國26年至34年,本校前身的中央政治學校因抗日變局,隨中央政府西遷重慶小溫泉。當時政校設有醫務所,除治療全校員生及教職員眷屬之疾病外,亦對附近民眾開放。所中藥品儲存雖豐,但以西藥購置不易,特呈准校長指撥專款,成立「國藥研究室」。

當時「國藥研究室」在校務委員陳果夫指導下,聘有藥學專家數位,曾經成功研究出功效勝於奎寧,亦無其副作用的常山針及藥片,用以治療瘧疾。在當時防瘧隊赴大渡口瘧疾區的治療工作中,成效卓著。此項藥品研究,甚至獲得中央首獎。醫務所完善的設備,在當時缺乏醫藥的後方實屬難能可貴。不僅保障了同學百姓的生命健康,亦有同學在看病求診的過程中,與護士小姐締結良緣,成就百年佳話。

十五、我國首次頒授名譽博士學位─林白樂教授

今年欣逢本校80週年校慶,特別授予名譽博士學位給林懷民先生、金庸先生。頒發名譽博士學位行之有年,第一位名譽博士的誕生正好也是我國首次頒授名譽博士學位,別具歷史意義。

民國54年11月11日,由劉季洪校長主持,本校於金華街公企中心授予美國霍布金斯大學教授林白樂(Paul M.A. Linebarger)名譽法學博士學位。林白樂教授是孫中山先生好友美國法官林白克(Judge M.W. Linebarger)的哲嗣,他們父子兩代,對我國的革命抗戰、促進中美友誼,貢獻卓著。此外,教授為國際知名的遠東問題及心戰專家,也是一位著名的孫文學說研究學者,本校以其繼志述事及特殊著作,於國父百年誕辰前夕,頒贈此項學位。林白樂在接受學位後,則以「中山先生思想的普遍性」為題,發表演說。隔年,意外因為心臟病發作而去世,享年53歲。

在當時的時空環境之下,頒授我國第一個名譽博士學位給予林白樂教授,具有特殊的政治意涵,目的是我國政府為了感謝這位最忠實的美國友人,並表彰他們父子兩代對於中華民國的深厚情誼。

十六、本國的第一位博士-周道濟

政治大學向來以人文社會學科著稱,立校已邁入第80個年頭,在學術成就上亦有不少創舉。本校不僅是大陸時期公立大學在台復校的第一所,也產生了我國第一位博士。民國49年,本校政治研究所高級研究生周道濟,通過教育部考試,獲得法學博士學位。為依據我國博士學法授與法獲得此項學位之第一人。

周道濟先生於臺灣大學獲得學士學位,又於本校政治研究所攻讀碩士學位。經過兩年苦讀鑽研後獲得碩士學位,他又在激烈的角逐中,成為國內大學攻讀博士學位的第一人。

這位當時年僅32歲的青年學者,以60萬言的「漢唐宰相制度」為其論文題目,將中國古代的宰相制度,與現代的內閣制、總統制來比較分析與現代民主政治的不同,打破了「『士』非留洋不『博』」的舊觀念,開創了國產博士的新紀元,堪稱絕佳楷模。

十七、超過一甲子歲月的畢業紀念冊

每年到鳳凰花開時節,空氣中總瀰漫著感傷與不捨。近年來畢業紀念冊的製作日益精美、厚重,附隨還有提袋、通訊錄、書籤、筆記本等。回顧校史,校史館現存最早的畢業紀念冊是民國31年的《中央政治學校大學部第十期學生畢業紀念冊》,該本畢業紀念冊相當輕薄,僅約100多頁,亦非厚皮精裝,且因年代久遠有部分脆化的現象。

透過這本紀念冊,我們仍能窺探當時的校園情景。民國27年7月招考大學部第十期(簡稱大十),經過4年後有畢業生有173人。大十同學的學校生活幾乎是在抗戰中渡過,空襲警報與敵機轟炸是他們的共同經驗。當時的校址位於風景優美的重慶小溫泉,畢業紀念冊內有篇名為〈一群水鬼〉的有趣短文,文中提到「大十學長姊十分之八九都能到水堨h,但是因為游泳池太小的緣故,所以花灘溪便成了自然的游泳場」,「從堤坎到南溫泉3公里的距離,在一群水鬼的眼中看來卻滿不在乎」,文字讀來不禁令人充滿想像、心生嚮往。

回頂端